保羅.科爾賀專欄 宋瑛堂╱譯中時浮世繪(2002.06.06)

一九八六年,我踏上唯一一次的聖地牙哥朝聖之旅。我和嚮導貝卓斯剛爬過一座小山,看見地平線上有個小鎮,這時貝卓斯對我說:

「你四下看看,然後將視線固定在一點,接下來專心聽我講話。」

我選定了遠方依稀可見的教堂十字架,貝卓斯開始說:


「人類永遠都不能停止夢想。夢想可以滋養靈魂,就像食物滋養肉體一樣。在世的時候,人類的美夢常常破滅,欲望也沒能獲得滿足,不過我們還是非繼續夢想不可,否則靈魂會因而死去。底下這片土地,在西班牙回教徒戰爭中流了很多血,戰況慘烈。當時誰對誰錯都不重要,要緊的是雙方進行的是一場美好的戰役。我們進行美好的一戰,是因為我們跟著感覺走。在騎士周遊列國的時代,跟著感覺走很容易,因為土地多得是,可以做的事情也很多。不過現在的世界很不一樣了,美好的一戰不是打在戰場上,而是打在我們的心裡。

美好的一戰是為了夢想而戰。夢想在我們內心衝撞的時候,在我們還年輕的時候,我們勇氣十足,卻還沒有學到打仗的道理。


一番努力後,我們終於學會打仗的道理,可惜卻不像以前那麼勇敢。因此我們打擊自己,成了自己最可怕的敵人。我們會說,以前的夢想太幼稚,太難實現,都是因為對現實世界無知才空想出來的。由於害怕打這一場美好的一役,我們扼殺了自己的夢想。


扼殺夢想的第一個徵候是沒有時間。我認識的大忙人之中,做什麼事情總是能騰出時間。什麼事都不做的人老是喊累,分內一點小事都做不來,還抱怨每天時間不夠用。其實說穿了,他們只是害怕打美好的一仗。


夢想死亡的第二個徵候是不願冒險。由於我們不想認定人生是一場華麗的冒險,所以對人生的要求很少,我們也相信這樣的要求睿智有理。我們看盡戰場滄桑,卻從來沒有注意到戰士心中的喜悅。輸贏對戰士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夠躬逢其盛。


夢想已死的最後一個徵候是祥和的心境。整個人生變成了漫長的星期天下午,對我們的要求少之又少。這時我們相信,我們很成熟,將幼稚的幻想拋諸腦後,個人在工作上有所成就。然而我們心裡知道,為夢想打拚的時候已經過了。我們放棄了夢想,找到了祥和,享受到短暫的寧靜,這時死去的夢想卻在心裡腐爛,臭氣瀰漫生活環境。


我們開始不讓身邊的人好過,最後也不讓自己好過,因此開始出現身心上的病症。戰役當中我們最想避免的東西-失望與失敗,卻成了自己逃避現實後產生的苦果。總有一天,死去腐爛的夢想會讓空氣惡臭得難以呼吸,我們也開始想以死解脫,逃避我們的職業,逃避星期天下午可怕的祥和氣氛。」

--------

提摩太前書 6:12 你要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,持定永生。你為此被召,也在許多見證人面前,已經作了那美好的見證。

wu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